“有困难有危险 我先上”-虫洞是什么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有困难有危险 我先上”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9日 04:19:14

“有困难有危险 我先上”

“一直都很忙,很少有时间陪多多。”说起女儿,在孝感连续工作1个多月从不叫苦的刘景仑红了眼眶,他将女儿的所有优点归功于爱人,却自责于没有给予女儿足够的关爱,“很对不起孩子……”真情流露的刘景仑哽咽无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到孝感1月有余,刘景仑还从未完整地休息过1天。

孝感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急需更多Ecmo设备。

身为巡回专家组成员,刘景仑还承担着危重症患者的巡视会诊任务,他马不停蹄来回奔波在孝感市驻地医院和各区县,指导诊疗重症患者。

领导临时党支部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1月30日,刘景仑初到孝感市中心医院,有确诊患者必须救治,但该院防护条件达不到国家诊疗规范要求。

“医疗分队有60名队员,才来孝感时有14名正式党员。援孝过程中,有35名医务人员先后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刘景仑表示,充分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能够更加坚定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决心。

孝感市中心医院门诊大楼外,剪短了头发的他,人显得精神,脸颊却有些消瘦。

身先士卒,这是刘景仑这名有着21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危急时刻的使命和担当。

他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重庆赴孝感支援队孝感市中心医院医疗一分队的队长、临时党支部书记,还是重庆赴孝感支援队巡回专家组成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2月25日下午至2月26日凌晨,一套价值约150万元的进口Ecmo设备,经重庆、孝感两地接力,风雨兼程、连夜从重庆运至孝感(相关报道见本报2月28日5版)。

“有困难有危险 我先上”

原标题:“有困难有危险,我先上”

当时,重庆还没有组建支援湖北市级医疗队的通知,但他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待命。

见到刘景仑,是2月28日的午后。

作为重庆赴孝感支援队孝感市中心医院医疗一分队的队长、临时党支部书记,初到孝感时,他就及时组织队员们学习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领导、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政治保证的通知》精神,要求支部党员充分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经受考验。

早在2月4日,刘景仑在孝感曾为一名生命垂危的危重症患者成功置入Ecmo生命支持设备。不仅如此,在Ecmo设备等新技术的运用中,刘景仑非常注意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技术帮扶,在查房过程中也注意理论和技能的培训,帮助当地医生提高对危重症患者救治的专业能力。

如今,他又多了个头衔:重庆赴孝感支援队Ecmo团队负责人。

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是体外循环技术范围的扩大和延伸,俗称“人工肺”,可对需要外来辅助的呼吸或循环功能不全的危重患者进行有效的呼吸循环支持,代表着重症医学生命支持技术的最高水平。

采用新技术提升孝感危重症患者救治水平

为了解决自己巡回诊疗时医疗分队的管理问题,刘景仑委托支部副书记张雷率先带领医疗分队进驻病房。同时,医疗分队各个关键岗位均由党员带头坚守。正是在医疗分队党员的示范引领下,许多医护人员积极向党组织靠拢,递交入党申请书。

“有困难有危险,我先上”,为避免队员被感染,刘景仑提出自己在最低安全程度防护下率先进入隔离病区救治患者。“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我是党员、是支部书记,就应该先上。”

凭借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职业敏感,刘景仑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初期,就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当得知武汉有十几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一名病情危重时,刘景仑即判断: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即将打响。

“接到出发通知就走,别说见面告别,连衣服都没拿。”刘景仑的爱人徐元敏同样是一名医生,就职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她告诉记者,出发之前,刘景仑还在病房查房、交待后续工作,忙完就到了出征时间,他甚至来不及回家拿行李。

也就在这时,接到刘景仑电话告别的徐元敏才知道丈夫将奔赴湖北。

2月28日,刘景仑带领着Ecmo团队,完成了这套Ecmo设备的安装调试,随时可用于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其实,作为重庆赴孝感支援队里唯一有Ecmo设备相关使用经验的医生,刘景仑在孝感并不是第一次使用Ecmo设备。

递交请战书瞒着家人首批出发驰援孝感“头衔”众多,刘景仑最看重的“头衔”,是父亲和丈夫。

不知道刘景仑将远行的,还有女儿多多。

“可这两样我都没做好。”早在1月21日,刘景仑就瞒着妻子写下了请战书:作为一名有15年工作经验的医生,我学习并掌握了病毒性肺炎的相关知识,也有过阻击甲流疫情的诊治经验,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更需要专业的重症救治。作为一名“老手”,一名共产党员,我不上谁上?